當前位置:首頁 > 養殖介紹 >從士兵到學生,退役大學生士兵返校調查

從士兵到學生,退役大學生士兵返校調查

2020-11-29 08:03:29 中國民兵
?關注上方中國民兵 ? 加入我們的戰隊


從士兵到學生

——探尋幾名退役大學生士兵的返校心路

■ 馬 超 ?王柯鰻


1月上旬,國防部征兵辦公室下發《關于做好2018年征兵準備工作的通知》,部署新年度征兵準備工作。隨著征兵工作的展開,又一批大學生將懷揣夢想投入迷彩軍營。


從學生到士兵,這是一場“壯麗的遷徙”。2017年,北京市大學生士兵的征集比例首次達到了80%。去年的征兵數據顯示,截至當年8月下旬,全國大學生應征入伍報名總人數達到了107.8萬。


當一批大學生從校園走進軍營的同時,也有一批退役大學生士兵從軍營返回校園繼續就讀。只是,相比從學生到士兵的那場遷徙,這場從士兵到學生的轉身并未引發關注。


然而,當我們以更長的時間周期來看待大學生參軍現象時,就會發現這段“返校之路”其實不容忽視。因為,大學生士兵退役后,他們從軍營重返校園的狀態,直接影響著另一批大學生從校園走向軍營的心態。


重返校園:身份轉換,痛意襲來


由于讀本科時報名參軍未能成行,2015年,方斌才以24歲的“高齡”如愿入伍,那時他剛剛被保送至北京師范大學攻讀法學碩士研究生。


方斌在火箭軍某旅服役,導彈陣地上常年的烈日、風沙和奔跑,讓他變得黝黑而精干。如今走在熟悉的校園里,他卻顯得有些不適應。與校園里很多人一身休閑裝的打扮不同,方斌的襯衣下擺始終一本正經地扎進褲子內。對此,他笑了笑解釋:在部隊習慣了,不扎進來總覺得不舒服。


他絲毫不掩飾自己返校之初的不習慣。從士兵到學生,身份的轉換,讓他在曾經熟悉的校園竟感到了些許痛感。走在路上,他總嫌女生的“蓮步輕移”太慢,宿舍里有染發的同學,他也看著別扭。因為入伍兩年,曾經的同學變成了師兄師姐,新的室友又比自己年齡小,讓他覺得和誰都不在一個頻道上?!八奚岷脦讉€人,大家都是各忙各的,有時候一天都見不著一面?!狈奖笳f,他曾厭倦部隊大量的集體活動,但現在猛然重獲“自由”,才發現沒有目的的自由更令人感到孤單。


入伍那年,方斌還不知共享單車為何物。短短兩年后,從大山之中重返繁華的北京街頭,人行道上五顏六色、橫七豎八的共享單車已多得令人“眼暈”。盡管看過相關的新聞報道,但第一次看到別人用手機“嘀”的打開車鎖,瀟灑騎行遠去,方斌還是有點“退伍即落伍”的錯覺。


其實,相比這些,學業問題才是橫亙在他眼前的最大困難。由于退伍季正值開學季,回到學校辦理完多道手續時,部分課程已經開講,他卻還沒選上課。他發現,單是“上課簽到”就差點讓人透不過氣,更別說重拾已放下兩年的書本。


開學幾天后,一起退伍的一個戰友來找方斌。當戰友推門而入直接坐到他身邊時,一種熟悉的氛圍令他眼眶發熱。當晚,在校園門口的一家小店里,幾瓶啤酒又重新將他們的思緒拉回到那座營盤。


回望軍旅:不否認“鍍金”,但也有“真愛”


2015年秋,19歲的心理學院大二學生孫國柱參軍入伍。返校之后,聊起當初的入伍動機,他答得實在:除了從軍夢想,退役后優厚的政策也很有誘惑力。


此話不假。去年,北京市本科生入伍能享受的經濟補助和部隊津貼標準已漲至21.4萬元。2016年,北京市為1000多名退役大學生士兵提供了2000多個公務員、事業單位編制等定向崗位,為420多名退役大學生士兵辦理了戶口留京。


孫國柱最終選擇了退伍。盡管他在單位做展板、寫新聞、排練節目,干得風生水起,一直覺得軍營生活“很帶感”。


服役期間,聽完關于優秀大學生士兵提干的通知,他一度萌生軍官夢。但內心一番糾結過后,他對去留問題的認識反而更清晰:留隊意味著考研加分、定向安排工作、落戶等優待都無法兌現,“人生的路還有很多,理應有更多的選擇”。


孫國柱的選擇,也幾乎是重點大學在讀的大學生士兵們的共識。在他那些仍然堅守在部隊的戰友看來,這些大學生當兵兩年更像是在“鍍金”。對此,孫國柱認為:退伍之后,確實鍍了金,但應征入伍,也確有對軍旅的熱愛。


退伍女兵楊媛婷則用自己的經歷證明,這種熱愛還體現于——在短暫的兩年服役期里積極地作為。


楊媛婷曾服役于火箭軍某部。在這支部隊,義務兵從入伍到走上戰位,往往要八九個月的時間。換句話說,上崗執勤的時間只有1年左右?!案淖儾涣藭r間的長度,但能改變寬度?!毙卤逻B后,楊媛婷成了本單位第一個獨立值班的列兵,而后她又用1個月時間便勝任了常人3個月才能搞明白的工作。


在她看來,大學生參軍報國,不應在時間長短上論英雄。大學生“鍍金式”參軍某種程度上說確實不利于部隊保留人才,但“板子”也不應打在大學生士兵趨利避害的選擇本身上,多方研究出臺政策引導解決才是關鍵。


展望未來:當過兵的,就是干啥像啥


今天已是學校專職輔導員的陳樂,對自己當初的退伍返校之路記憶深刻。


“剛退伍回來,特別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身份,期待關注和贊許?!彼群髤⒓舆^幾個經驗交流會,剛開始,還能收到一些鮮花和掌聲,可熱乎勁很快就過去了。他發現,在大學校園,學生們關注的更多是出國、考研、找工作等現實問題,“沒有人會關注一個黑瘦的小伙子講疊被子的故事”。


復學后,由于已兩年沒與書本打交道,陳樂的學業落下了很多。上課有些聽不懂、作業交不上、小組討論當陪襯……他覺得,同學和老師看他的眼神漸漸也變了。


他直言,要不是有當兵的經歷,自己可能就此一蹶不振了。經歷過東北冰雪哨位上的寒風,他懂得了課堂讀書的機會有多么不易。當別人沉溺于手機游戲時,他始終抓緊時間學習,迎頭趕上,兩年后,他被保送攻讀碩士研究生。


2015年,陳樂碩士畢業后,先后到多個單位實習。由于在部隊養成了很好的服從意識和執行精神,他完成了一個個棘手任務,贏得了領導、老師的贊譽。畢業當年,他頂著壓力報考專職輔導員崗位,最終順利留校工作。


“當過兵的優勢,就是干啥像啥?!北本煼洞髮W武裝部輔導員李曉雪認為,退伍大學生士兵返校后,面臨身份轉換,必然會有不適應。但有了軍旅的淬煉,他們往往具備普通大學生所不具備的成熟、堅毅和責任感。


李曉雪曾對退伍大學生士兵返校情況做過跟蹤調查。調查顯示,絕大多數人在返校3個月內便能跟上學業,74%的人參與科研學術、社團活動,并在其中擔任重要角色,80%以上的人獲過各種獎勵。


對于大學生士兵退役后的未來,陳樂充滿樂觀。他認為,軍人也是社會的一員,積極的人就會有積極的人生,而軍旅經歷,正是造就積極人生的關鍵。






?· ?2018年征兵新媒體矩陣 ·?




中國民兵微信發布

投稿郵箱:zgmb720702@163.com; ? ? ? ??

來 ? ? ? ?源:解放軍報

總 ?策 ?劃:顏 ? ?軍

主 ? ? ? ?編:解學鋒

責任編輯:王天益

排 ? ? ? ?版:劉璟然